一股三卖,花落谁家?以最高院判例谈股权转让的善意取得制度

      2020-11-04

青岛靠谱青岛律师

股权既非动产也非不动产,但可类推适用《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之善意取得制度,以维护善意第三人对权利公示之信赖,保证交易秩序的稳定与安全。

案情介绍:

一、三岔湖公司、刘贵良首先与京龙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一》,约定: 三岔湖公司、刘贵良将持有锦云公司、思珩公司各100%的股权转让给京龙公司,股权转让总价款1.7亿元。京龙公司依约交付5400万转让款后,因故未能及时交付剩余款项,但是三岔湖公司与刘贵良均未行使解除权解除合同,也未办理工商变更登记;

二、三岔湖公司、刘贵良又与合众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二》,约定:三岔湖公司、刘贵良将持有锦云公司、思珩公司各100%的股权转让给合众公司,股权转让总价款仅为1.41亿元。其中众合公司股东刘贵涛,也是锦云和思珩公司的高管人员,其知道该股权在众合公司受让前已由京龙公司受让的事实;后众合公司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

三、合众公司又与华仁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三》,约定:合众公司将其持有的锦云公司和思珩公司各100%的股权转让给华仁公司,股权转让总价为3.17亿元。华仁公司依约交付全部款项后,合众公司分别将锦云公司、思珩公司各100%的股权转让给华仁公司,并修改了锦云公司、思珩公司章程,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

四、京龙公司在知道刘贵良、三岔湖公司再次转让锦云公司、思珩公司股权后,向四川高院提起诉讼,请求:1、三岔湖公司、刘贵良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一》;2、确认《股权转让协议二》和《股权转让协议三》无效,判决该转让股权恢复至刘贵良和三岔湖公司持有。同时,三岔湖公司、刘贵良向该院提出反诉,请求确认其与京龙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一》已经解除;

五、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定:《股权转让协议二》合法有效,驳回京龙公司将锦云公司、思珩公司100%的股权恢复至三岔湖公司、刘贵良持有的请求;

六、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定:《股权转让协议二》无效,《股权转让协议三》合法有效,华仁公司善意取得锦云与思珩公司股权。

最高人民法院主要的裁判观点:华仁公司因善意取得取得股权。

1、合众公司与华仁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三》,主体合格、意思表示真实,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2、合众公司因合同无效不能取得股权,故其将股权转让给华仁公司的行为属于无权处分行为;

3、因股权登记在合众公司名下,华仁公司也已委托会计师事务所、青岛律师事务所对二公司的财务状况、资产状况、负债情况、所有者权益情况、银行查询情况等事项进行尽职调查并提供尽职调查报告,故其在取得股权时系善意;

4、华仁公司已支付了合理对价,且将股权由合众公司过户到华仁公司名下,并实际行使了股东权利,满足了《物权法》有关善意取得的条件。

图2.jpg

盈科法匠律师提示:结合最高院的裁判观点我们认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注意以下问题:

1、确保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股权转让协议在满足主体合格、意思表示真实,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一般要件,特殊情况下还需满足评估报批等手续才能合法有效,签字盖章前需请专业法律人士审查。

2、聘请专业团队做尽职调查。客户应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对目标公司的财务状况、资产状况、负债情况、所有者权益情况、银行查询情况等事项进行尽职调查并提供尽职调查报告,法律意见书等资料,以确保股权的价值,并且证明自己满足了善意标准。

3、不要贪图便宜,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买入。股权善意取得需满足,无权处分、善意、合理价格买入、交付或登记等要件,其中价格是否合理是最易衡量的一个标准,故一定要合理定价。

4、股权转让协议设计分批支付条款,倒逼对方配合完成过户手续。股权的善意取得也需满足股权已变更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条件,但在实践中,经常遇到出卖人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且收到全部转让款后,仍迟迟不配合变更登记、待价而沽的情况,所以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务必将变更登记约定为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条件。

扫一扫关注微信